杭州远华激光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杭州远华激光设备制造有限公司
  • 手 机:138 05769460
  • 电 话:0571—62053808
  • 传 真:0571—62053809
  • 邮 箱:
  • 地 址:杭州富阳区东洲工业区许家埭中心东路333号
  • 客 服:

折不断的羽毛

——我和羽毛球的故事

 

 

若冰又猛地灌了口酒,红肿的双眼慢慢变的有些黯然。我皱了皱眉,伸手按住了酒瓶子,示意她别再喝了。她试着挣脱时似乎想对我说些什么,但马上意识到在这音乐声震耳欲聋的酒吧里说话的力气都是徒劳,于是又趴在桌上抽泣起来。

 

我其实很讨厌这种嘈杂的氛围,但想到开心的车祸对她巨大的打击还是来了,不是给予安慰,而是接受倾诉。我知道若冰和开心是在一个关于羽毛球的QQ群里认识的,他们都酷爱打羽毛球,相识后就经常相约在东吴公园的门前从傍晚时分打到华灯初上,除了刮风下雨这已经成了他俩的一种默约。而我在这个球迷圈子里一直比较活跃,资历较高,无形中成了他们的兄长。

 

我知道东吴公园那有很多打羽毛球的人,但从没去过。因为我知道市里羽毛球高手都奔波在各个场馆里,而这些打“野球”的热爱羽毛球是完全为了健身,对技术没有太高的要求,一旦走进场地打比分就会被那些“业余里的专业”队员吊得找不着北。除了开心,这个阳光而帅气的小伙子,因为他本来就是“业余里的专业”队员。

 

球兄,那天开心就是和我打完球骑车回家的路上被那该死的电动三轮车撞翻的。若冰哭着说,那天打的最后一个球,我一用力打偏了,球在空中打了个螺旋再不往前飞了,一根折断的羽毛缓缓地飘了下来,当时我就觉得心里一紧,有种不详的预感,没想到开心他……若冰哽咽了。

 

平时我对若冰说话时总是充满诗意一直觉得有点可乐,但现在却感到莫名的悲伤。因为开心也是我的朋友,球技很高,经常参加市里羽毛球的各项赛事,特点就是步伐快、头脑灵。但现在却被一辆三轮电瓶车撞进了医院,左股骨骨折,我不知道这对于一个热爱羽毛球的球迷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许即使痊愈了,也再见不到满场飞奔,充满激情,握拳呐喊的开心了。

 011他会不会再也不能打球了,球兄?在若冰急切的眼神里我看见了爱,我的喉头突然有点堵,仿佛在酒吧那极具动感的灯光下看见了开心那干净的笑容与那根洁白而缓缓划过的羽毛。我说,开心会没事的,一定没事,一定能重新站在球场上。我加重语气强调时顺手做了个挑球的动作,看见对面场上的开心马上一记漂亮的扣杀。我说,若冰,你看见了吧?开心比以前打得更好了。若冰笑了,说我看见了,开心,你是那根永远折不断的羽毛。

 

 

 

(刊于《富阳日报》2010年11月26日周末版第11版面

  • 上一个内容:
  • 下一个内容:
  • 返回顶部